拔屎网
莉莉影院,老公41厘米长从车企到初创公司 嬴彻科技黄刚谈自动驾驶:产业形态在重塑、更关注量产
莉莉影院,老公41厘米长从车企到初创公司 嬴彻科技黄刚谈自动驾驶:产业形态在重塑、更关注量产
未来商业进化论 | 2019-09-11 14:37:19 | 房产
莉莉影院,老公41厘米长从车企到初创公司 嬴彻科技黄刚谈自动驾驶:产业形态在重塑、更关注量产,

每经记者 李卓 每经编辑 周宇翔


从清华汽车工程系毕业至今,黄刚正经历着职业生涯的第30个年头。而这一年,正好是这位车企人转身到科技初创公司的第一年,也是他与商用车的自动驾驶正式结缘的第一年。如今,黄刚的身份是嬴彻科技整车工程事业部负责人、执行副总裁,正迎接着卡车自动驾驶研发与量产的全新挑战。


嬴彻科技是一家成立于2018年4月的初创公司,由中国领先的物联网科技公司G7联合普洛斯和蔚来资本共同出资创建,业务聚焦于自动驾驶落地物流运营,瞄准城际公开道路,研发L3和L4级自动驾驶技术,提供多种模式的自动驾驶运输资产服务。自成立以来,嬴彻科技发展迅速,已于今年6月CES亚洲展期间,发布了自主研发的自动驾驶样车嬴彻1号,并在6月21日获得由长沙市颁发的自动驾驶物流重卡测试牌照。


面对火热的自动驾驶领域,初创公司将如何定位?这条赛道最吸引他的又是什么?6月25日,在“新连接、新动能”G7伙伴大会2019(以下简称G7伙伴大会)媒体采访间,黄刚接受了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独家专访,给出了他作为一位汽车人的思考和判断。


谈自动驾驶:虽为技术控、更关注量产


黄刚从2019年1月加入嬴彻科技至今已近半年。但当面对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谈及当时转身的决定时,作为一名技术控,黄刚依然难掩对这条赛道的看好和兴奋。他告诉记者,在今年6月上旬刚刚结束的2019 CES Asia展会上正式亮相的嬴彻1号自动驾驶样车,是由嬴彻中美技术团队两地高效协同完成开发的,搭载的是自主研发的全栈自动驾驶系统1.0。


“嬴彻1号对我们来说只是量产迈开的第一步。因为我们目标是2021年底要量产,后期我们要做大量面对量产的产品的开发和验证的工作,包括我们的硬件系统还要进行严格的供应商的开发和选择,我们要把我们的系统和整车进行严格的产品测试和试验,所以这个路还很长,也非常具有挑战性。但是我们也觉得,这非常令人激动,是很有意思的事情。”黄刚说。


虽然身为技术控,谈及这条赛道真正吸引黄刚、或者说他个人更关注的,却并不是自动驾驶能不能从技术上实现、而是上述他所提到的嬴彻科技的公司目标:2021年底要实现量产。


“我们注重的是量产。”黄刚强调。


他进一步解释,量产的背后,并不是简单把技术端做好,或者说能不能给别人一个很好的demo样车。最终需要严密地经过开发、设计和验证工作,因为量产第一要做到的就是安全,要保障每一台(自动驾驶)卡车生命周期内的120多万公里、甚至150万公里运营都要实现高可靠性、高安全性。


“当然,我觉得还需要关注的,是这种新技术带来的成本要达到可控的程度。”黄刚补充。


原来做过卡车市场推广的黄刚对此深有感触。他告诉记者,中国目前的卡车运力60~70%都是个体运输的从业者,他们购买每一台车去从事运营的时候,对初始购车成本都是非常在意的。所以每推广一项新的技术,如果说有成本的增加,这项技术很可能就推广不下去。


“5000块钱的差价可以让用户的选择从一个品牌到转向另外一个品牌。”黄刚坦言。所以,当自动驾驶这样新的技术去推广的时候,初期也很难被市场普遍接受。


而通过嬴彻“运力服务”(打造自动驾驶卡车运力网络)的这样一种方式,是一个to B的业务,不是提供给个体用户的,通过运力服务,让车辆成本分担到车辆整个生命周期里面去。这样的话,用户更能接受。同时也能帮助用户降低成本。


“所以我觉得商业落地是比较容易实现。这也是我为什么最终考虑加入嬴彻科技背后的原因。”在黄刚看来,嬴彻真正创造的价值,要抵消、吸收自动驾驶车辆技术本身带来的成本的增加。这也是他为什么更偏重要量产,并且量产要做到安全、高可靠性、而且成本有竞争力。


谈竞争:产业形态在重塑、无“新”“旧”势力之分


自动驾驶领域一个争论已久的话题的是:如何在新产业形态下获得快速发展?


就在接受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采访当天,黄刚也主持了一场圆桌对话,特别就此问题和包括菜鸟、福田、重汽、采埃孚等在内的企业代表同台论剑。


黄刚认为,随着物联网、智能化技术的演进,伴随商业模式的创新,现在的汽车、物流产业链都在发生非常大的变化,可以说是处在一个产业形态重塑的阶段。


“在这个阶段,你真的不能用传统眼光去看,谁是新势力、谁是老势力。”黄刚举例,比如他是来自于车企,现在加入嬴彻之后,他看到整个外部环境的这样一些变化,其实是自然而然发生的。所以在他看来,必须以开放的心态去看待这样一些正在发生的变化,要面向未来、洞见未来,然后参与其中,去建立产业的合作。


被强调的是,自动驾驶的实现,不可能靠一家就能够单打独斗、独霸天下。每一个参与者都可以有自己的专长,可以去发挥自己的作用,但是也需要去跟别人合作。


“像车企有车辆制造100年以来积累的经验,但是科技公司他们可能有软件、算法这样一些新的能力,这样嫁接起来,能够把技术端做好,但是你要落地的话,你还需要一个新的模式,提供运力服务。就不是过去简单的一个去卖车。这样的话,也需要在后面在运营端去建立起合作,所以每一个参与者都去贡献自己的价值,然后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,实现共赢。”黄刚进一步举例。


值得一提的是,G7、普洛斯、蔚来资本对嬴彻科技的投资就并不只是一个财务投资,“他们实际上是一个业务战略的投资,他们本身都是与物流相关联的这样一个公司,他们希望能够延伸,就是IOT、以及金融,物流的资产服务,跟我们装备行业的产业链合作等,这是非常有价值的。”黄刚说。


而就未来的话,黄刚认为,嬴彻科技和G7、普洛斯、蔚来资本虽然有很多协同的地方,但嬴彻并不只是和投资人去合作,跟整个产业链里面,需要和物流行业、汽车制造业全产业链共同协同,一方面开发成熟、可靠的自动驾驶系统和自动驾驶的卡车,同时要商业化落地,让它在市场上能够有价值,这是非常重要的事情。


“我们觉得嬴彻科技跟我们汽车制造业、跟物流行业不是竞争对手。我们希望成为两个行业的桥梁,是汽车制造业跟我们物流运输业中间的一个桥梁,我们跟大家融合,让我们变成一体。我们成了一个新的联合体。我们共同来开发未来。”黄刚说。


点击(428) 阅读(35)

最新新闻
相关推荐